大肠癌是可防可治的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外科主任医师蔡三军——

大肠癌是可防可治的(健康直通车(第41站))

今年北京两会上,齐向东还将围绕于建设5G网络安全防御体系、加强区块链安全建设、做大做强北京网络安全产业等网络安全相关的焦点话题进行提案。

资料显示,美国、英国等国家在上世纪开展了大肠癌的筛查。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根据不同的危险度选用不同的筛查方法,不在不同的危险度采用同一种方法,这样会浪费很多医疗资源。

船到中流、人到半山,注定是愈进愈难、愈进愈险,必然是不进则退、非进不可

蔡三军:在这7种方法里,最简单、最常用的是大便隐血检查,基本上70%左右可以通过大便隐血检查来发现。通用的方法是,大便隐血检查阳性了,再去做肠镜检查。

面对这样一种恶性肿瘤,能不能够预防呢?

蔡三军:每天排便一到两次是很正常的。当然现在便秘的人很多。便秘很难治,女性到四五十岁,20%—30%是有便秘的。两天三天都不大便,肯定不好,希望通过各种促进排便的方法,保持大便通畅。

蔡三军表示,在恶性肿瘤治疗中,要强调规范性治疗,就是照着国家发布的诊疗指南进行治疗。“按照这样的指南去做,就可以获得目前世界5年生存率的中位水平,简单讲,可以考试考85分左右,再结合一些经验和综合治疗的话,可以达到90分。”他说。

问:日常饮食中,哪些吃的跟大肠癌的发病率相关?

能预防的预防了,已经发生的大肠癌能不能治好?蔡三军发现,很多病人在诊断明确以后都会发生以下过程。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肿瘤发病率数据,2018年全国有393万新生恶性肿瘤患者,相当于平均每7.5分钟就有一个人患癌,每天有1万多人会发生恶性肿瘤。其中,大肠癌的发病率持续上升,治疗效果并不明显。

困难不可小觑,信心不可动摇,干劲不能松懈。无论是回望过去,还是展望未来,中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中国社会保持勃勃生机和旺盛活力,中国人民奔向美好生活的步伐没有停歇。有党的坚强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有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雄厚物质技术基础,有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有庞大的人力资本和人才资源,我们就有战胜任何艰难险阻的勇气、智慧和力量,中国的发展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齐向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的新定位是科技之都,在5G、物联网、人工智能时代,网络安全应当成为北京科技创新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北京也理应成为网络安全之都。

经历风雨才能见到彩虹,闯过隘口才能一马平川。有人说,在今天的中国,有风有雨是常态,风雨无阻是心态,风雨兼程是状态。过去这一年,台风“利奇马”来势汹汹,我们战风斗雨克服自然灾害;中美经贸摩擦几经起伏,我们不畏风雨做好自己的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我们栉风沐雨战胜各种风险挑战……正是善于化危为机、转危为安,我们才得以“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千百年来,中华民族历经风雨,但没有任何一次被苦难打垮,而是在一次次淬炼和升华中不断铸就辉煌。今天,我们离伟大复兴的梦想越来越近。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这盛世,如你所愿。”新中国70华诞盛典之际,这句话令无数人动容,也说出了中国人的心声。这一年,我们喜逢盛事。天安门前,欢庆的群众载歌载舞;长城脚下,世园会的花朵竞相开放;濠江两岸,繁华的都市灯火璀璨。这一年,我们见证历史。“嫦娥四号”成功着陆月球背面,令世界惊艳;中国女排11连胜,让国人振奋。这一年,我们目睹巨变,敦煌铁路全线通车,西部路网布局进一步完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通航,打造辐射全球的国际航空枢纽……一个个记忆犹新的成就,记录下一个个印刻在人们记忆中的历史瞬间,汇聚成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在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成绩来之不易”的总结令人印象深刻。中国经济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预计全年经济增速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继续位居前列;面对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脱贫攻坚捷报频传,乡村振兴稳步推进,扫黑除恶深入开展,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提升。可以说,即将过去的2019年,我们在前进路上奋力奔跑,跨过沟沟坎坎,越过激流险滩,很辛苦也很充实,有付出更有收获。

问:筛查方式应该怎么选择?

在去年提案中,齐向东建议,尽快启动建设北京市属重要单位网络安全卫戍工程,建立北京网络安全防护管理体系,为首都的稳定与发展保驾护航。具体而言,把教育、医疗、金融这些领域和行业的重要计算机系统都分别建成行业的网络安全中心,在这个基础上,再建立市一级的网络安全应急的防护中心,和国家网络安全保障体系、在京中央企业网络安全基础设施实现联动,形成一个卫戍首都的整体防御体系,这是网络安全的未来。此外,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实现群防群治,同时依托补天平台等社会资源,建立漏洞收储和人才遴选机制,形成战略储备。

在中国,什么病是最严重的死亡原因?肿瘤。

此外,“放射治疗是恶性肿瘤治疗的三大手段之一,它在进展期直肠癌的治疗上,可以明显降低局部复发率和提高生存率,同时在复发转移肠癌里可以增加局部的控制率,延长患者的生存期和生存质量。”蔡三军说。

蔡三军:筛查年龄的选择主要靠发病率的高低来决定的。简单讲,10岁到80岁都去查,检出率可能是3%,如果是40岁到80岁,检出率可能就到15%。花的钱大量减少,效果得到明显增加。目前是采用50岁—74岁,为什么74岁以上不查了?虽然发病率很高,但期望寿命决定了,到这个时候再查出来,获益很少。

“上海有一位著名的胃肠肿瘤专家,当他确诊的时候已经是结肠癌合并肝转移,虽然经过了中国目前最好的治疗,他的生存时间也仅仅是两年,所以早期发现非常重要,会有很好的效果。”蔡三军说,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判断,1/3的肠癌可以预防,1/3的肠癌可以治好,1/3的肠癌可以延长生命、改善生存质量。

关山万千重,山高人为峰。前行中既乐见风景也不拒风雨、既喜见寒梅又无惧寒霜,这是探路者应有的素养,是远行者宝贵的品质。在这个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时代,每一个追梦人都奋力划桨、搏击风浪,就一定能推动“中国号”航船劈波斩浪,把梦想刻写在新的年轮。

“任何一种疾病,都不像过去单打独斗了。”蔡三军说,多学科综合治疗,就是大家坐在一起,根据病人情况,所有的诊断完成以后,制订治疗计划,比如,是先化疗三次根据化疗反应决定是不是开刀,还是要再化疗三次再开刀,制定一个合理的计划,避免不必要、不规范的治疗,可以让病人总体上获得更好的结果。

很多人一谈化疗就怕,觉得要掉头发、要恶心、要吐,甚至觉得化疗并没有效。“其实医生用化疗的时候一定是经过证明可以提高生存期、改善生存质量的。”蔡三军说,除了化疗以外,还有耙向药物治疗和免疫治疗,这两种治疗在提高大肠治疗的有效率方面也有帮助,但在提高生存率方面目前还做得不够好。

在不久前举行的2020腾讯医学ME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外科主任医师蔡三军表示,大肠癌在诊断时候的分期对治疗效果有非常大的影响:一期肠癌的5年生存率可以达到90%,二期可以达到80%,三期在60%左右。但是,在实际诊断的时候一期的肠癌只有10%,晚期肠癌的比率比较高。

蔡三军:最相关的是高蛋白高脂肪食物。现在的菜大都是荤的。素菜比例要提高,腌的、熏的、炸的要减少。撸串,这个烤那个烧的,明显不好。蒸的煮的是好的,生菜也是好的。

从2019年迈向2020年,在历史的关键节点,人们总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击鼓催征,砥砺前行。

蔡三军:一般到50岁就去查是最好的。有症状就更应该查,比如,到了40岁以上,大便习惯改变了,过去一天一次,现在一天两次三次,拉不干净的感觉;过去大便蛮成型的,现在经常是稀的。另外,有些带黏液带血的都需要及时去看。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前进道路上我们面临的风险考验只会越来越复杂,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我们面临的各种斗争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至少要伴随我们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全过程。”奋进的征程上,我们的使命更光荣、任务更艰巨、挑战更严峻、工作更伟大。唯有锚定远大目标,保持战略定力,以坚定的自信、卓越的智慧、无畏的勇气知难而进、迎难而上,才能在各种风险考验面前“不畏浮云遮望眼”“乱云飞渡仍从容”。

据蔡三军介绍,大肠癌的发生发展,从正常黏膜到增生息肉、腺瘤、早期癌和进展癌这样一个过程,大概需要5到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样长的一个时间,就给了我们一个能够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的机会,我们不应该丧失。”他说,“恶性肿瘤有三级预防的概念,第一级预防就是病因预防,第二级就是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早期发现,第三级就是临床病人的规范治疗。”

需要注意的是,很多人说大便带血可能是痔疮,实际上可能被耽误了,所有40岁以上的人发现不舒服的时候,都应该认真去检查排除肿瘤。除非明显是划破了,发炎了,那再考虑炎症,其他的首先考虑肿瘤,因为现在肿瘤的发生率太高了。

据蔡三军介绍,大肠癌的筛查方法有7种,包括大便隐血、乙结肠镜、纤维结肠镜、CT模拟肠镜、磁共振模拟肠镜、大便DNA分析和Septin9。“没有任何一种研究方法优于其他筛查方法,只要参与筛查,都会有所获益。”他说,“进行大肠癌筛查时要注意筛查年龄、区域经济状态和服务能力,以支持我们能够开展筛查,并能够获益。”

蔡三军表示,外科治疗是大肠癌治疗最主要的决定性手段。“可以讲,大肠癌治疗的5年生存率的85%到90%是由外科来决定的,包括腹腔镜手术、内镜手术、机器人手术都在肠癌的治疗里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提供了很多的帮助。他说,“但仅仅依靠外科治疗是不够的,肿瘤的内科治疗也可以在提高生存率、改善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时间方面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包括化学药物治疗。”

问:应该在多少岁开始接受大肠癌的筛查?

此外,外科、内科、放疗、内镜、病理、影像、肝外科、胸外科等很多学科都牵涉到大肠癌的治疗,所以一个好的治疗计划必须结合大家的智慧,进行多学科综合治疗,来保证患者得到最佳的治疗效果。

因此,一级、两级预防的价值非常重要。一级预防主要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二级预防,筛查起了很大的作用。“通过筛查和普查能够降低发病率。所以大肠癌在漫长的发生发展过程中,我们是有机会通过筛查普查来早期发现,甚至于减少它的发病。”蔡三军说。

问:什么情况下应该去医院做大便隐血检查?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中国社会保持勃勃生机和旺盛活力,中国人民奔向美好生活的步伐没有停歇

问:是不是天天排便才健康?

具体来说,第一,改变生活方式,减少高蛋白、高脂肪、精细饮食,减少腌炸、烟熏食品,增加蔬菜、水果、粗粮的摄入,减少吸烟、过量饮酒,加强运动,减少肥胖,适当地应用钙、硒、阿司匹林这类药物。第二,积极开展筛查普查早期发现。这是最重要的手段。积极治疗癌前病变,减少大肠癌的发生。

先是否认,“我怎么会得恶性肿瘤?”然后是恐惧和焦虑,“我怎么办?我的家庭怎么办?工作怎么办?我的未来怎么办?为什么没能够早一点发现?”接着是郁闷、焦躁不安。但通过医院就诊,会逐渐接受。蔡三军提醒,这样一个过程需要周围人的帮助。

2011年,上海启动了400万目标人群的大肠癌筛查。2012年,天津开展了大肠癌筛查。2015年,广东开展了大肠癌的筛查。2016年,香港开展了大肠癌的筛查……这些筛查只是在几个大城市里开展,还没能够在全国开展。

slbayans.com

Related Posts

Read also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