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牙膏“田七”重生路一波三折

老牌牙膏“田七”重生路一波三折

“拍照喊田七!”曾一年卖出4亿多支的国产老品牌“田七”牙膏,近年来生存之路堪称坎坷——2014年停产、2016年部分线路恢复生产、2019年被母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西奥奇丽)打包拍卖。不过,随着12月20日索芙特接盘奥奇丽,“田七”牙膏或将复产。策划 沈春宁

灯光秀、音乐live、沉浸式互动体验展……新年将近,一系列“脑洞大开”的夜间文化活动在北京各大商圈接连上演。北京大悦酒店副总经理孙韵楚告诉记者,酒店将联合西单大悦城,在31日推出“跨年不眠夜”主题活动,届时消费者可参与室内寻宝游戏、电音狂欢派对等多个体验项目,商场还将与彩妆品牌合作,为顾客量身定制跨年妆容。

随着各类新“夜”态不断涌现,不少城市逐渐摆脱“夜经济”就是餐饮小吃、闹市经济的传统思路,逐渐形成购、食、宿、文、娱、健、养等多元化夜间消费市场。

曾年销4亿支收入约10亿元

旺盛需求之下,一系列促进“夜经济”发展的政策相继出台。北京出台13条具体措施,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上海设立“夜间区长”“夜生活首席执行官”;成都出台加快建设国际消费城市行动计划;西安提出构建“品牌化、全域化、特色化、国际化”西安夜游经济……

2004年11月,“田七”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同年,“田七”牙膏年销售量超过4亿支、销售收入约10亿元,一度跻身全国牙膏品牌4强。2005年10月“田七”牙膏荣获“中国名牌产品称号”。

对其他品牌有启示意义

“夜经济”火了,“夜中国”亮了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采访时表示,“田七”老品牌一波三折的重生之路,对其他品牌具有较大的启示意义,那就是布局过多“副业”将会拖垮企业。宋清辉建议,企业在尝试布局多元化之前,需要三思而后行,不能为了多元化而多元化,否则可能会忽略对主品牌的打造,这样极易动摇到企业的根基。

70后万先生告诉记者,以前用过“田七”牙膏,但最近不用了。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用佳洁士以及盐白牙膏等比较多,平时自己也会用到黑人牙膏、舒适达牙膏以及一些进口品牌的牙膏。

在上海市徐汇区,漫步在“武康庭”或“永平里”,艺术画廊、花店、时尚生活馆等特色小店和老城建筑融为一体,沿街商铺光线柔和,音乐舒缓,主打“静、雅、柔”的多业态复合式“夜经济”,打造属于都市人的“慢生活”。

长春这有山文旅商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吕兴彦介绍,开业近3个月来,“这有山”工作日和周末日均客流达到1.5万和3.5万人次,其中夜间客流占一半以上。

“田七”牙膏命运尘埃落定

2019年5月30日首次拍卖流拍后,奥奇丽公司计划第二次拍卖工厂及“田七”相关商标,底价从首次拍卖的1.63亿元下降至1.39亿元。同年7月17日,第二次拍卖被撤回,原因是“债权人申请广西奥奇丽进入破产程序”,而母公司的破产,直接宣告了“田七”牙膏的“休克”。

在品牌发展过程中,奥奇丽陆续推出“田七”洗手液、“田七”香皂、“田七”洗发水、“田七”洗衣粉等产品。但这种多元化的运营策略分散了在牙膏生产上的注意力,分散了奥奇丽的资金投入和管理精力。2014年,因奥奇丽财务成本过高、资金短缺,“田七”牙膏被迫停产。2016年5月,整顿两年的“田七”牙膏重出江湖,不过并没有从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陈丽芬表示,各地发展“夜经济”基础不同,北方城市只要因地制宜,依托自身禀赋优势,“冷资源”同样可以迸发“热效应”。

政府“卖力”做好服务,商家也在积极行动。在上海静安区大沽路,不到500米的街道上,集聚了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的70多家商户。过去由于商居关系紧张,这里最高月投诉曾超过百件。关键时刻,商户成立“自治委员会”,制定公约、自我管理,每晚11点自觉结束外摆位,降低噪音,成为和谐商居关系的模范。

忽如一“夜”春风来,“夜经济”火遍中国大地,“灯光下的潜力”成为热议话题。记者调研发现,一年间,随着新“夜”态不断涌现,夜间服务保障更完善,不少城市“夜经济”发展正在进入“2.0版”。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徐兢 李冲 马燕

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研究员陈丽芬表示,随着各地对“夜经济”认识逐渐深入,衍生出颇多不同主题、各具特色的夜间经济形态,供给端亮点频现。

沈阳12月上线动态巴士服务项目“滴滴公交”,将传统巴士与共享约车相结合,公交车不必按固定站点运营,满足市民夜间便利出行需求;长沙市天心区成立夜间经济服务中心,通过设立“夜间管家”、开通“夜经济”公共服务热线等,及时协调处理各类问题,为夜间消费活动提供保障……

据悉,奥奇丽公司于1996年成立,是广西梧州市知名日化品牌“田七”牙膏的生产企业。因生产经营不善等原因,深陷债务风波并逐步停产,最终于2019年5月底彻底停产。梧州中院于2019年7月15日依据债权人的申请裁定受理奥奇丽公司破产案并指定破产管理人。至债权申报截止日,债权人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人民币逾12亿元。

服务“不打烊”,夜间管理更精细

成都宽窄巷子里,人们一边享受火锅的热辣,一边欣赏精彩的川剧变脸;西安“大唐不夜城”步行街,身着唐朝仕女服饰的“真人不倒翁”衣袂飘飘、舞姿蹁跹,吸引游客驻足观看;长沙解放西路,“夜妆师”忙着为参加夜间社交活动人群提供化妆服务……

由于气候、地理位置等原因,如何发展“夜经济”一度成为困扰不少北方城市的难题。而记者近期前往部分北方城市调研发现,尽管正值隆冬,各地“夜经济”发展却丝毫没有降温。

长春市民吴女士告诉记者,往年由于天太冷,晚上很少出门。自从“这有山”开业后,自己和家人几乎每周都要来一次。“从没想过室内也能‘旅行’,吃喝玩游一网打尽,老人孩子都喜欢来。”

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说,夜幕降临,生活才刚刚开始。

蜿蜒起伏的山丘景区,中式风格的山间建筑……今年“十一”期间,一座名为“这有山”的室内文旅小镇亮相长春,能吃能逛能拍照,还可以看演出、做手工艺品,“这有山”一开业便成为市民争相打卡的“网红胜地”。

拒绝“猫冬”,北方“夜经济”持续升温

火热“夜经济”对城市治理能力提出不小考验。如何解决百姓夜晚出门的“后顾之忧”?记者调研发现,过去一年来,各地不断完善城市服务保障,夜间管理越来越精细、贴心。

滴滴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各大城市商圈夜间出行需求猛增,夜间平均呼单数显著上升;据上海市商务发展研究中心监测,2019上海购物节期间,全市100家重点商业企业实现营收188.61亿元,其中晚7点后的夜间营业额同比增幅达22.6%。

上海市商业经济学会会长齐晓斋指出,随着一些城市“夜经济”发展进入“2.0版”,发展“夜经济”不仅为了刺激消费,更代表城市夜生活的文化和魅力。在鼓励更多夜间新业态的同时,也要完善配套设施,平衡民众诉求,重点打造形成产业生态的夜间经济新地标。

巧做“冷”文章,劣势也能变优势。进入冬季,不少北方地区纷纷依托冰雪资源发展夜间经济。哈尔滨打造冰雪“琉璃之城”;沈阳举办“彩灯嬉雪节”“冰上龙舟大赛”等活动;乌鲁木齐推出“滑雪+夜市”“滑雪+温泉”等特色夜游产品……

slbayans.com

Related Posts

Read also x